協會介紹

中國非公立WWW440455COM會是由依法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的非公立醫療機構、相關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團體等有關組織和個人自願結成的全國性、行業性、非營利性社會組織。更多>>

當前位置:首頁>人物專訪>詳情

人物專訪

专访 | 郝德明谈社会办医:社会信用和服务能力是金科玉律

來源:健康界 作者:量寶 发布:2018-04-23 13:42
金句不斷的郝德明表示,社會辦醫將掀起一波新高潮。

“不能等出了問題再管,醫療質量安全和服務能力是靠培育出來的。”

“從醫療的本質上講,醫療行業是不靠廣告營銷的,因爲廣告本身是一種承諾。”

“老木匠帶小木匠,內行人管內行人,是醫療行業的特殊體現和內在規律。”

近日,在接受健康界访谈时,郝德明的很多回答都堪称“金句”。而金句频出背后,是这位中国非公立WWW440455COM会常务副會長兼秘书长对社会办医分析的思考和提炼。

郝德明認爲,問計永續經營路上,社會辦醫發展正面臨一份全新的時代問卷。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穩步快走,並沒有標准答案,需要行業各方一起攜手努力、探索。“其中,提升社會信用和服務能力最爲關鍵,也尤顯緊迫。”

叫好與叫座

業內達成的一個共識是,在經曆過去十幾年的醫改沈澱後,中國醫療衛生確實在相關方面取得長足的改觀和成績。其中,社會辦醫的高速增長不無讓從業者們預期前景向好。而事實數據也在證實這一感受:在政策利好和資本支持下,社會辦醫在數量上已實現對公立醫院的超越。

到2017年12月底,我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已達44.6萬家,占全國醫療機構總數的45%。其中,非公立醫院有1.8萬多家,占全國醫院總數63%。而門診量、出院量、床位數占比分別爲15%、12.4%、22%,總服務量約占20%左右。

“按照現在的發展勢頭,今年非公立醫院數量還會有一個高速的增長。具體來說,每天大概有六七家非公立醫院開業,23-25家左右的門診部、診所開業。”郝德明透露稱,今年將有一家擁有1.5萬張床位的非公立醫院開業。

按照他的估算,到今年年底,我國非公立醫院數量將占到全國醫院總數的70%以上,其中基層醫療機構占比將逾50%。“但是,這種數量的高占比與低服務量之間的巨大差距說明,非公立醫療機構數量和能力的發展,並沒有與質量同步匹配。”

適逢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特殊曆史節點,審慎總結並理性看待社會辦醫發展曆程,是時代之需,亦是前進之要。

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問題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。社會辦醫發展至今,已經到了量變到質變再起航的時刻。

價值回歸

社會辦醫的目標到底是什麽?是擴大規模,還是創造價值?

社會辦醫應該優先考慮什麽價值?

社會辦醫從量變到質變還有多遠?

在郝德明看來,處于高質量發展的曆史跨越關口,社會辦醫再出發,焦點在于不回避權力和利益調整,整合現有傳統既得利益,重構新的利益格局。

“改革的最終目的是增加有效的醫療資源供給。”郝德明認爲,在醫改發展過程中,社會辦醫正成爲投資熱土,但是必須清醒地意識到醫療服務是特殊商品,涉及到專業性和政策性問題,應避免大躍進式辦醫院。

援引他的說法,結合健康中國戰略規劃和部署,圍繞解決社會的主要矛盾,滿足老百姓對多層次多樣化醫療服務的健康需求,才能真正彰顯社會辦醫的價值。“我們調研發現,目前社會辦醫仍存在兩個弱點:社會信用度不高;服務能力低,表現爲規模小、人才缺乏。”

回歸社會辦醫發展曆程,郝德明感慨稱,長期以來,醫療監管主要體現在事前審批和事後處罰,醫療機構發展運營中的規範准則和行業指導方面基本處于空白狀態。“社會辦醫准入後,行業監管部門對非公立醫療機構的人、事、錢、資産是不管的,這就需要社會組織發揮作用。當然,不是行業管理部門不管,而是沒有法律依據,這是社會辦醫帶來的新情況,新問題。”

郝德明進一步表示,社會辦醫亟需完成從數量發展到質量發展的飛躍,主要抓手在于行業自律。

爲促進非公立醫院自律和持續改進,中國非公立WWW440455COM會根據《非公立醫療機構信用與能力評價管理暫行辦法》及其標准,自2017年11月起,對申請參加“雙評”的23所醫院進行了考核評價。(注:全国首批社会信用服务能力医院评价结果及授证颁牌,将于4月26日在海南博鳌举行的2018中国社会办医大会上宣布并颁证授牌。詳情请参原文鏈接。)

社會辦醫下一步

“包括今年兩會在內的政策紅利,種種迹象表明,社會辦醫還會掀起新一輪高潮。”郝德明研判。

今年兩會期間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,在養老、醫療等領域,將進一步加大改革力度,降低准入門檻,以期在各個領域實現公平競爭。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同樣提出,擴大醫療、養老等領域開放,支持社會力量增加醫療、養老等服務供給。

在放寬市場准入方面,李克強更是表示將在六個方面發力,簡而言之爲“六個一”:企業開辦時間再減少一半;項目審批時間再砍掉一半;政務服務一網辦通;企業和群衆辦事力爭只進一扇門;最多跑一次;凡是沒有法律法規規定的證明一律取消。

社會辦醫正步入新時代,無不令各方鼓舞。堅持社會辦醫,發展健康産業,被明確列入十九大報告,也正成爲現階段乃至未來一段時期內的重要政策指引。伴隨民衆對優質醫療服務的需求高漲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縱深推進,社會辦醫力量迸發,生機盡顯。

不過,社會辦醫數量快速發展到一定階段後,會引起白熱化競爭,優勝劣汰局面就會出現。“未來兩三年內,社會辦醫的競爭性會更強,淘汰率也會提高。”

郝德明認爲,改革永遠在路上,社會辦醫的發展自然也是一個動態的過程。而“評信用、評星級”恰是促成行業健康有序發展的軟約束力。曆史,總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給人們以汲取智慧、繼續前行的力量。

明者因时而变,知者随事而制。很显然,非公立医疗机构如何与公立医院形成差异化互补,并向专病专科、特色高端、健康管理、医养结合康复机构、养生保健以及网络医学的方向发展,从而满足民众对医疗和健康服务的不同层面需求,应成为社會辦醫下一步首要考量,亦是永续经营的战略根基。